讲一下元稹的故事吧
讲一下元稹的故事吧
Last edited 2022-9-18
type
Post
status
Published
date
Aug 8, 2022
slug
3
summary
楚怀王曾做了个春梦,梦中一个仙女儿投怀送抱。两人交欢过后,仙女就乘云而去了。 楚王上前挽留,问她姓甚名谁,家住何处。 仙女说:“我是巫山之女,家住巫山之阳,高山之阻。我早上幻化为云,晚上幻化成雨,如此,与王日日欢好。” 隔天,怀王站立窗前,看见朝云暮雨,就想起那个梦。后来,我们都知道了“巫山云雨”。
tags
文字
category
icon
password
Property
Sep 18, 2022 10:11 AM
 
唐朝四大才女,他睡了一半,却被称史上最专一的男人:深情,是女人的悲剧
 
楚怀王曾做了个春梦,梦中一个仙女儿投怀送抱。两人交欢过后,仙女就乘云而去了。
楚王上前挽留,问她姓甚名谁,家住何处。
仙女说:“我是巫山之女,家住巫山之阳,高山之阻。我早上幻化为云,晚上幻化成雨,如此,与王日日欢好。”
隔天,怀王站立窗前,看见朝云暮雨,就想起那个梦。后来,我们都知道了“巫山云雨”。
再一千年后,有一个诗人写了一首诗,用来悼念亡妻: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妻子于他,正如短暂美好巫山之云,独一无二。
“我这一生,还会走在花丛中,还会爱上很多人,但她们都不是你。”
这个男人,名叫元稹。
notion image
1
始乱之,终弃之
元稹的祖上,是北魏皇帝。虽是皇族,但到了元稹的父亲元宽这里,家道已经没落了。
元宽资质有限,只当了一个小官,却一心想恢复昔日荣光。女儿十几岁时,元宽就曾逼她进宫,希望能一荣俱荣。怎奈女儿性格刚烈,一气之下就削发为尼了。所以,元稹就成了家里最大的希望。
元稹八岁时,元宽就去世了。家境贫寒,为了早日考到功名,15岁的元稹,选择了录取率更高的“明经”科,一战告捷。
但明经出生不能做官。要做官,还要过吏部那关,元稹还要继续备考。
贞元十五年,二十一岁的元稹,到蒲州的普救寺游历。
一日,他在房中,突然听到寺外兵马嘈杂。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崔相国夫人和女儿路过普救寺,当地驻军的头目围住了普救寺,要强娶崔家小姐双文。
而更巧的是,这个双文,竟是自己的远房表妹。
见妇孺受难,元稹随即写信给了蒲州的将军,将军一到,崔家虎口脱险。崔夫人设宴答谢救命之恩。答谢宴上,元稹一眼就爱上了双文。
宴席结束后,元稹多次向双文的侍女表白心迹,求她撮合。
双文的侍女,一早就看出了元稹的心思,也观察到小姐自从见了元稹后更爱叹气了,应该也非无意。于是,她给元稹出了个主意:
“小姐爱写诗,要不你就写几首情诗试探试探吧?”
写诗是看家本领,元稹当即作了两首交给侍女。当天晚上,侍女就拿来了双文的回信:
“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拂墙花影动,疑是玉人来。”
元稹一看,暴跳狂喜:“小姐这是让我今夜翻墙去西厢找她!”
notion image
当夜,元稹如约而至。不料双文却端坐着,一脸严肃地教训了元稹:
“哥哥救了我们一家,是义。但现在却以义来裹挟,做这些于礼不合的事情,跟乱臣又有什么区别?”
女人真是善变,元稹无奈又翻墙而出。
接下来几天,元稹一直郁郁不乐,有天晚上,好不容易入眠了,却突然听见侍女的声音:
“来了来了,别睡了!”
侍女抱着枕头和被子,后面跟着崔双文。和之前的端庄严肃完全不同,月光下,娇滴滴的崔双文,多了几分妩媚。
元稹虽然摸不着头脑,但美人投怀送抱自是不能拒绝。自此后,双文都是夜半抱枕而来,天明携婢女而去,俨然夫妻。
但躺在床上,双文却总是默默地枕着元稹的手臂,不发一语。
notion image
元稹喜欢双文的字,她就再也不写;喜欢她的文章,她就再也不作;元稹继续写诗挑逗她,她也不看;元稹知道双文才思敏捷,喜欢听她议论,她就装作浅薄无知。
她对元稹情深意厚,但从不表达出来。有一晚,双文在房里独自弹琴,曲子伤感动听,元稹偷听到了,请她再弹一次,她就再也不弹。
元稹永远猜不透她的心事。
几个月后,元稹的考期到了。他背负着家族复兴的职责,非走不可。临走的晚上,元稹默默无言,只是长吁短叹。
双文也明白,这个男人终究要走了:
“最开始,你不按礼法来,到末了,你又要抛弃我。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要对这次离开有这么多感触?你不开心,我也没什么好安慰你的。你不是喜欢听我弹琴吗,我最后再满足你一次吧。”
双文弹的是失传已久的《霓裳羽衣曲》,她弹的又乱又怨,听得元稹潸然泪下。突然,她猛地双手按住琴弦,泪流满面,夺门而出,再也没回头。
元稹此去再也没回来。
notion image
2
曾经沧海难为水
元稹到京后,考试失利,他买了一盒胭脂,附信向双文倾诉失败的痛苦,双文回赠了他一枚从小佩戴的玉环:
“长安是个风月场,难得你未忘我。当初是我自己献身的,如果你引以为耻,不愿意守盟约,要追求大业,那我只能默默祝福。
如果你还念旧情,那我也以这块玉环自喻:玉表示忠贞不变,环代表情意不绝。春风起了,人容易生病。勤加餐饭,勿念。”
落第后,元稹在友人的引荐下,见到了当时权倾一时的丞相韦夏卿。从一开始,韦夏卿就流露出了要招他为婿的意思。
元稹的态度很暧昧,他没有答应,但也频繁地出入韦家。两年后,在韦相的推荐下,他终于及第,被授予一个小小的官职。
苦读不成的功名,竟来得这么容易。双文虽富足,但崔丞相已死,无权无势,对仕途没有任何帮助,元稹动摇了。
元家等着他去振兴,他门第不高,即使做官,也难有出息,如果错过,可能这辈子就没有机会了。
最后,他还是选择了这场政治婚姻。
最开始,元稹并不喜欢韦丛,只是相敬如宾。但他喜欢韦家,“韦门正全盛,出入多欢裕。”
元稹刚做官,其实日子并不富裕。
严冬腊月,元稹伏案写作被冻得瑟瑟发抖,韦丛就把家里所有能穿的衣服都拿出来,披在元稹身上。
元稹想喝酒,没钱买正郁闷,韦丛就从外面拎了一壶回来。元稹一饮而尽了才想起,韦丛哪来的钱?仔细一看,原来她把头上的金钗卖掉了。
元稹慢慢地爱上这个女人了。她虽是丞相之女,却无怨无悔地和他当贫贱夫妻。粗茶淡饭无怨,买不起柴,捡落叶来做饭也无怨。
况且,她的诗才一点都不输给双文,她温良贤淑,不像双文那样让人琢磨不透。
在老丈人的帮助下,元稹的官越做越大了。但可惜,就在元稹慢慢富贵起来时,韦丛却得了重病,留下一个女儿,就撒手人寰了。
元稹此时在外为官,公务繁忙,无法送葬。
他想起了以往含辛茹苦的岁月,当时开玩笑总和你说死死死的,但想不到玩笑话都成真了。
你跟我一起,没享过福,我的愧疚难以言表:“诚知此恨人人有,贫贱夫妻百事哀。”
他梦见了妻子,她之前说过,要把那些旧衣服送给下人,让她们过冬。梦醒后,元稹送了很多钱给她们。当年她跟着一起受苦,现在他有钱了,只能用这种方式聊以补偿内疚了。
“惟将终夜长开眼,报得平生未展眉。”就让我的余生为你无眠吧,这样才能稍稍回报你那永远为我紧绷的双眉。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
你,永远是我心头那个无可取代的巫山女神。
notion image
3
薛涛笺、女儿泪
中华诗典上,可能很难再找出比“曾经沧海”更专一的诗。因为这句诗,元稹几乎成了史上最专一的男人。
可话虽如此,在韦丛缠绵病榻的时候,在外为官的他,却已经又有新欢了。
这一次,是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,薛涛。
薛涛本是官宦之女,天资极高。可惜年幼丧父,为了养活相依为命的母亲,薛涛加入了乐籍,成为了一名乐伎。
后来,薛涛因才华出众被节度使韦皋相中,薛涛写得一手好公文,成了韦皋的得力助手。韦皋为此还特向朝廷申请封她为校书郎。
名头一响,想通过她走后门的人就越来越多了。薛涛虽是女流,但性格狂逸,和男人接触也不避讳,惹得韦皋醋意大发,一怒之下就把她贬到蜀地去了。
刚贬到蜀地的时候,薛涛心里正惨凄,未想,在这里遇到了元稹。
正是和韦丛结婚的第七年,元稹被派到蜀地做官。他久闻薛涛芳名,一到蜀地,就急忙要约见她。
宴会上,薛涛的琴和元稹的诗一相逢,两人就被彼此俘虏了。
两人经常流连床榻与溪边,谈着风花雪月,许下海誓山盟。但故事又再重演了。
三个月后,元稹离川,要到更繁华的洛阳做官去了。他留下会回来迎娶的承诺,之后就再不见踪影了。
元稹走后,薛涛相思成疾,她每天都给元稹写情诗,嫌宣纸不够好看,薛涛还采来花瓣,做成染料,自制一种轻薄艳丽的笺,后人称为,薛涛笺。
桃红色的薛涛笺,附上哀婉动人的情诗,依旧没能把元稹唤回来。
和薛涛同样命运的,还有同位列于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中的刘采春。刘采春是江南的女艺人,歌喉婉转,远近闻名,所以吸引了元稹,又被元稹招惹,最后始乱终弃。
薛涛和刘采春虽然都是难得一见的女才人,但他们毕竟是乐伎。对他的仕途有百害无一利,元稹这一生,为了权位,实在欠了太多女人泪了。这些女人都太深情,以至于给了元稹一支笔,让他亲手写下命运的悲剧。
notion image
4
此生不复相见
男人好像都忘不了初恋。一千年前就是这样。
多年后,元稹还是没有忘记初恋情人双文。
“半欲天明半未明, 醉闻花气睡闻莺。娃儿撼起钟声动,二十年前晓寺情。”
他忘不了最后一次见到双文,双文摔琴而去的那一幕。每个夜半时分,对元稹而言,都像二十年前那场让人形销骨立的春梦。
后来,他又经过了双文家。双文早就看透元稹不会再回来,听闻他已娶了丞相之女后,也决绝再嫁他人了。
元稹忘不了双文,他找到双文的丈夫,跟他说,我是双文的表兄,途经此地,想和她一见,不知可否?
被双文一口回绝了。
后来,双文又托仆人送来了一首诗:
弃我今何道,当时且自亲。
还将旧时意,怜取眼前人。
劝你一句,好好珍惜眼前人。
notion image
元稹一生娶了两妻一妾,他每次都是许下海誓山盟,但转头就接受下一任。他写得最好的诗,都是悼亡诗。
他把和双文的故事,写成了一部传奇,也就是后来《西厢记》的原型。其中,他化名张生,双文化名莺莺。
他一生都在给女人的诗,使得他被当时和后代的诗评家骂得体无完肤。但他还是一直在写。
或许,他是有情的,所以总是许下海誓山盟,他的誓言不是假的,每一次发誓他都出自真心。所以才会这边刚说完曾经沧海,那边就又和人打得火热。
元稹最后在妻子裴淑的温柔乡里告别了这个他亏欠太多的花花世界。临死前,裴淑还在弹琴给他听,但他听着裴淑的琴声,心里却在想着几十年前,双文摔琴而去的那一晚。
那一晚的月色,缕缕穿透人心。
文章源于国馆:最中国的文化微刊。用文化修炼心灵,以智慧对话世界,在这里,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,如侵权请联系责编;图片来源于王叔晖《西厢记》插画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「来源: |古文观止 ID:gwgz123」
来源:国馆(ID:guoguan5000)
 
Relate Posts :
  • 文字
  •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?诗文歌赋
    • Waline
    • Giscus
    Catalog